当前位置:中国法学创新网(FXCXW.ORG) >> 学界要闻 >> “远观译丛”丛书发布:域外法律人眼中的中国法律

“远观译丛”丛书发布:域外法律人眼中的中国法律

来源: 民主与法制时报 作者:薛应军 日期:2018-11-03 18:35:32 浏览:1025

image.png

这套丛书翻译了来自日语、德语、英语等语种的重要文献,第一辑共7本分册。它既有外国学者研究中国民法、破产法、公司法、知识产权法、刑法、刑事政策的论文集,也有徐小群教授的专著。

  

□本社记者 薛应军

 

“让人了解域外学者对中国法律的理解。”当当网网友“jtj712”说,它是很好的著作。该丛书编辑说,“整套丛书论证严密,评析问题入木三分,是一部高水平的法学界引进著作。”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冯军说,它(远观译丛之《中国刑法:在祛魅中前行的中国刑事法律研究》,表达了外国著名学者对中国的感情和对中国刑法的态度。“阅读这部作品,会时而感到温暖,时而感到羞愧,但大多时候会生发一种催人奋进的冲动和力量!”

中国政法大学一名终身教授说,“这套远观译丛,译介了最近几年外国法学家论述中国法律问题的学术论文,我认为十分有意义。”中日兴事发研究会理事本乡三好表示,丛书将日本学者发表的关于中国法的论文,以此种形式出版,非常有意义。

2018年10月,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远观译丛”第一辑甫一面市,随即引发学界广泛讨论。

 

“远观”中国法

 

为何出版这样一套书?取名“远观译丛”有何寓意?丛书主编、《中国政法大学学报》副编审陈夏红说,组编这样一套丛书的想法由来已久。2011年,他前往荷兰游学,在查阅大量英文写成的中国法律文献时发现,不少“选题新颖,论证严密”,遂产生翻译想法。

在陈夏红看来,这些用英文写成的中国法律文献“评析问题入木三分,既顾及中国的传统与现实,亦能够用最现代化的法治标准,去衡量中国法治发展的成败得失;既有理性的批评与建议,亦有客观的褒扬与赞许”,从传播效果最优化角度看,很有必要将它翻译成中文。

国内是否有同类书籍呢?陈夏红深入考察发现,除了早年王健编辑的《西法东渐:外国人与中国法的近代变革》,高道蕴、高鸿钧等编辑的《美国学者论中国法律传统》,及零散的研究外国学者论中国法的著作外,很少有同类作品,且“根本没有深入部门法的译著”。

“这些译作大都局限在比较法或中国法律传统的框架内,重理论而轻实务,重理念而轻实践,文史气息浓郁,对具体的部门法则涉及不多。”陈夏红说,在中国大转型时期,仅有这些不够,更应该对我国现行法制建设的成败得失做出理性分析评判,遂酝酿译著。

为何取名“远观译丛”?陈夏红称,最初考虑取名“外国学者论中国法”,但经过各分编主编选取论文及专著发现,尽管原著作者大部分长期在国外生活,但也有部分作者后来定居香港,抑或有的作品是中国人在国外工作学习期间发表在国外学术期刊上的文章。

“叫‘外国学者论中国法’显然不贴切。”在与出版社沟通过程中,陈夏红突然想起“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的诗句,遂取名“远观译丛”,寓意“站在远处看中国法律让人惊奇的‘火红’。我们要让这些法律评述为推进我国法治现代化更上一层楼‘添砖加瓦’,尤其是增加必要的参考资料”。

陈夏红亲自参与丛书封面设计,几次易稿,最终邀请资深法律图书设计人乔智炜,以灰色世界地图为主图,将放大镜置身世界地图中的中国区域,寓意将中国司法文明放置于世界之中,并通过放大镜,使全世界人真正看清、看仔细中国的法律制度及法治建设之路。


译者多“80后”

 

“筚路蓝缕,终成正果。”陈夏红说,远观译丛既有外国学者研究中国民法、破产法、公司法、知识产权法、刑法、刑事政策的论文集,也有徐小群教授的专著。它集数十位在欧美亚诸国留学的青年学子共同组成的编译团队“穷五年之功”而成,大部分译者是“80后”。

“这个团队年轻而富有朝气。他们大多在中国、日本、德国、荷兰、奥地利等国内外法学院,受过完备的法律教育及扎实的学术训练。”陈夏红说,这套丛书重在区分同类市场,深入部门法领域,并体现当代性、时效性。因此,译者主要选取了有海外留学经历的青年学子。

“我们以海外留学生为核心,公开招募丛书分卷主编,然后再让分卷主编联系确定译者。”据陈夏红介绍,该丛书分卷主编以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校友为纽带,拓展参与的译者有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德国汉堡大学、荷兰伊拉斯姆大学等高校的法学博士。

“坦率地说,翻译本身不仅仅挑战译者的外语能力,更考验译者的中文水平。就翻译三目标‘信、达、雅’而论,能够‘信’而‘达’已属不易,‘雅’更是一个值得恒久努力的目标。”陈夏红说,虽然翻译的讹误之处在所难免,但它绝对是高水平的法学界引进著作。

陈夏红表示,除严格甄选译者团队外,丛书在原著选取上,亦有三个核心标准:一是内容必须和中国法相关;二是必须是学术论文,且已经在比较著名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过;三是必须获得作者及原出版单位的授权。“当然,也有很好的作品,因联系不上作者而放弃的。”

“比如,当时选中的一篇谈中国破产法的论文特别好,但我们多次联系作者单位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均未果,后来在一次学术会议上见面时得知:他已回国在深圳大学任教。”陈夏红说,也有因未能达成协议而翻译工作搁浅的,但已出版作品均与授权单位签订了正式合同。


不忘初心之作

 

“译者都是法学博士,且翻译时都身处自己学术生涯的初期。”陈夏红说,其时大家可以不计代价、不计成本去拼搏,也并不太在意稿酬问题,“这是大家的‘不忘初心之作’。”

据陈夏红介绍,丛书第一辑,共7本分册,包括《中国民法》《中国刑法》《中国刑事司法》《中国公司法》《中国知识产权法》《中国破产法》《现代性的磨难:20世纪初期中国司法改革(1901-1937)》,翻译了来自日语、德语、英语等语种的重要文献。

《中国民法》分编主编为现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葛江虬,共翻译10篇文章,内容主要涉及外国学者对我国多个部门法中立法、制度、规则的介绍,如“一般条款及其实践:诚实信用原则于中国法院的适用”“中国合同法中的模糊概念:以‘合理’为例”等。

《中国刑法》分编主编为现郑州大学法学院讲师毛乃纯、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助理教授何天翔,共翻译17篇文章,分为“总体回顾”“基本理论”等四大部分。

《中国刑事司法》分编主编为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裴炜,共翻译6篇文章,分别从宏观理念和研究方法两个层面,对中国近年来的刑事司法体系进行了全面深入剖析。

《中国公司法》分编主编为现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讲师葛平亮、美国纽约州律师梁姣龙,共选取9篇文章,分为:公司股东和债权人利益保护、公司治理、公司社会责任、公司法移植四个专题。

《中国知识产权法》分编主编为何天翔、现南开大学法学院讲师谢晴川,共10篇文章,主要分为“文化解构”“专题剖析”“国际博弈”“历史回溯”“总体评判”等六部分。

《中国破产法》分编主编为陈夏红,共11篇文章,主要分为四部分:对2006年中国新破产法的评述、对20世纪90年代中国破产法的运行及实践评述、对1986年试行破产法的评述以及收录了两篇研究1906年《大清破产律》的文章。

《现代性的磨难:20世纪初期中国司法改革(1901-1937)》,为丛书第一辑中翻译的唯一一本学术论著,主要探讨了我国1901年至1937年的司法制度及律师执业司法环境等。

“第一辑7本分册的出版,只是‘远观译丛’的起步。”陈夏红说,根据现有市场反馈情况来看,《中国破产法》等书的销量不错,“下一步,我们除继续围绕不同学科或特定主题选择优秀论文翻译外,还将引进合适的专著,并继续保持译者选择的开放性、持续性。”

“不过,要汲取第一辑的教训,比如书名取得过于平实,缺乏张力。”陈夏红表示,丛书主要针对的读者群体为部门法研究者、研究生及法官等爱好法学理论的司法实务界人士。但前期忽略了书名对传播的影响,为此每本书添加了副标题以示补救,“未来不会再出现类似问题”。


微博
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还可以输入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