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法学创新网(FXCXW.ORG) >> 大家风云 >> 悼冯亚东教授:那位十年功夫一本书的人走了

悼冯亚东教授:那位十年功夫一本书的人走了

来源: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 作者:高晋康 日期:2016-10-24 12:04:24 浏览:11375

虽然此前已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冯亚东教授辞世的消息,仍令人感到突然和悲伤。冯亚东教授的离世,是西南财经大学及其法学院的一个重大损失,也是中国刑法学界的一个重大损失。唯一值得慰藉的是——虽然他已离去但注定不会被人遗忘。冯亚东教授的名字和他在刑法学领域孜孜不倦的探求注定将会镌刻在法治的丰碑之上。 

冯亚东教授首先是我的一名学长。他是西南政法学院,也就是后来的西南政法大学78级学生,我是81级。对于西南政法大学78级,现在有一个说法,那是一个不可复制的神话。包括现在最高院院长周强、副院长李少平、四川大学龙宗智教授等一大批政法界、学术界内的领军人物,均是西政78级毕业生。这当中,自然也就包括了冯亚东教授。仔细想来,那是一个理想主义激荡的年代,国家刚刚拨乱反正,大学也才开始恢复招生。每一个年轻人身上都洋溢着一种家国情怀。事实上,在这之前,冯亚东还有过当知青、当工人的经历。对于1953年出生的冯亚东而言,当时他已经 25岁了,一切时不我待,充满了一种使命感和紧迫感。 

大学毕业后,冯亚东先是在南充市中院,后又经四川省政法干部管理学院、四川大学并最终于2002年7月来到西南财经大学直至离世。对于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冯亚东教授可谓居功至伟。在冯亚东教授带领之下,西南财经大学刑法学学位授权点最终从无到有,并从有到优。特别是2011年,西南财经大学和复旦大学、四川大学等一起获得法学一级学科博士授权点,冯亚东教授本人的科研贡献起到了极大的助推作用。因为申报工作,我曾仔细梳理了2005年至 2010年5 年间,冯亚东教授在三大权威学术期刊《中国社会科学》、《法学研究》、《中国法学》共发表论文6篇。这一数量在我国刑法学界那个时段中仅次于清华大学的张明楷教授和北京大学的陈兴良教授。沉甸甸的科研成果最终为法学院争取法学一级学科博士授权点起到了基石之功。

冯亚东教授现在学术上的成就已是有目共睹。但他其实是一名大器晚成的学者。

在南充市中院和四川省政法干部管理学院期间,他用十年时间撰写出了《理性主义与刑法模式》一书。后来,该书被选入中青年法学文库由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法学界都知道,上世纪90年代中青年法学文库这套书背后的巨大声誉。其学术价值和学术影响力确实是国内其他法律书系所不能比拟的。这本书出版时,冯亚东已经45岁了。换句话而言,和其他法学学者30余岁即崭露头角不同,冯亚东直到45岁后,才迎来了自己的学术黄金期。在一个日趋功利的时代,冯亚东教授肯花如此长时间,呕心沥血地写作一本书,这种对学术的挚爱以及做人做事方面的淡定从容,确实值得每一位青年学人学习。

事实上,直到进入四川大学和西南财经大学后,冯亚东教授可能才真正的进入主流法学领域。和别人不同,冯亚东教授属于苦吟派法学家。吟安一个字,捻断数根须,这甚至会使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中唐一个名叫李贺的诗人,看到儿子热爱诗歌至呕心沥血,李贺的母亲感慨儿子写诗是“呕出心乃已”。在忙碌于法律实务,远离主流法学领域的那段时间里,恰恰锤炼出了冯亚东教授思想的深度和锐度。对于冯亚东教授的治学,一个真实且流传甚广的故事是写作过程中,冯亚东教授甚至会进入一种近似于走火入魔的状态,晚上会因为冥想而彻夜彻夜睡不着觉。伴随他的,就只有一个录音机。担心灵感转瞬即逝,一有想法就会打开录音机口述,等到天亮了再整理记录。最终搞得不光他睡不好觉,就连夫人龙哲宣也不得不陪着他失眠。所以,仔细阅读冯亚东教授相关著作会发现,其中不仅是知识的传承,更重要是的凝聚了一个人的思想。所以,冯亚东教授不光是一名刑法学者,还是一名思想家。

佛家要一个人远离“贪嗔痴”,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冯亚东教授后来的病,都和这种对于学术的过度痴迷有着极大的关系。在长期睡不好觉,作息完全失调情况下,冯亚东和李贺一样,“呕出心乃已”,嗅觉完全失灵,吃什么东西都有一股油漆味。先是按抑郁症治疗,直到两年多才最终确诊是患上了运动神经元病,也就是“渐冻人症”,这是一种目前的医学仍束手无策的绝症。

最令人感慨的是,也就在自己身体越来越不行的情况下,冯亚东最为牵挂的,却是自己的学生。事实上,教学和学术,这是冯亚东教授一生的最爱。即使在病中,他仍然坚持给学生上课,指导弟子完成学位论文。为了照顾老师,学生们给冯亚东教授端了把椅子,希望老师能够坐着讲,但讲着讲着他不由自主会站起来……除了正常教学工作外,几乎每周,冯亚东教授都会召集冯门弟子进行学术交流。这种交流很多时候就在他家里,饭点时间到了,夫人还没下班,冯亚东教授就开始挽起袖子,给学生们煮面,煮水饺。而对于家庭困难的弟子,冯亚东更是关爱有加,要么直接经济帮助,要么介绍兼职。以至于整个学院的学生都在感慨,做冯门弟子是幸福的,“冯老师实在是太溺爱他的弟子了!” 

作为国内享有崇高声誉的刑法学家,冯亚东教授原本有大把争取名利的机会。其中一次,一位当事人找到冯亚东教授,希望他能够出面代理一起发生在四川某地的刑事案件。“不需要你做太多具体实务,只要出个面就有百万以上报酬。”由于担心办案影响学术研究,冯亚东教授当场予以谢绝。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几年前的一天早上,冯亚东教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当时他满眼血丝、头发蓬乱,显然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应该是经历过一番思想斗争。冯亚东教授告诉我,北方有一所知名大学盛情邀请他,只需要在以后他的研究成果上挂上这个学校的名,并同时象征性地前去讲几次学,就可以给他一年数十万报酬。不得不说,作为学校法学院院长,当时我还是有一点点私心,我问他:“这样分心,会不会对自己的学生造成影响?”此后,冯亚东再只字未提此事。

有人用“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来形容冯亚东教授,从我和他多年的交往来看,这个形容是贴切的。现在他走了,我只想说,作为一名学者,他无愧于这个时代。作为一名老师,他更是无愧于每一位门生!

冯亚东教授千古! 




微博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还可以输入10000

  • 2016-10-29 20:51

    冯老师千古!

    1 0 回复 1